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精选爽文 > 性奴训练学园 > 第四十章:退宿检查(下)

第四十章:退宿检查(下)(1/ 2)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等等,还没结束呢!」

舍监邪恶地笑着,看着我惊诧的表情,缓缓地继续说道:「虽然你吸吮最卖力,所以由你来『奖励』学姊,不过相对的,你的奶嘴上面,咬痕也是最多啊……先不论你是故意或是无心,这也已经证明你未来学习口交奉仕时,咬伤或咬疼主人肉棒的可能性最高……」

「这可不好办啊!男人的肉棒可是很敏感的,就算只是轻轻刮磨到,也能痛到瞬间性致全失,这对于女奴,尤其是我们学园出厂的女奴商品,更是严重的瑕疵。」

「呜……」我内心叫屈着,试想一个已经不是刚长牙而是已经有完整齿排的女生,还得被这种比一般奶嘴粗长数倍的东西堵在嘴里吮吸着入睡,哪有不被牙齿磕碰到的道理?更何况,因为我的奶嘴比其他姊妹们还膨胀更大、更长,堵着口腔的异物感也更强烈,当然也无法避免地更容易去咬到或是刮磨到……

然而,刚才学姊在意识逐渐迷糊,甚至在高潮边缘几近爆发的过酷刺激下,不仅能成功替舍监服务,还如期在一分钟之内就让舍监成功泄欲,这也让原本想辩驳的我更加无地自居。

不过,讽刺的是,如此努力表现的学姊,却要因为我们吸吮奶嘴时不小心嗑碰到牙齿产生的咬痕而受罚,而且负责行刑的,还是咬出最多齿痕的我……

处罚的方式,很简单,但是也很残酷,甚至跟之前晴晴说谎时学姊所受到的制裁处罚相差无几……

不同的是,说谎主要是惩罚女奴的舌头,可是这种可能咬疼主人宝贝风险的惩罚部位,是女奴身上跟主人宝贝的同源器官:阴蒂。

而且,在梦梦学姊刚刚被用真空吸吮「奖励」而肿胀剥离包皮保护的阴蒂头,也是为了让这样的处罚得以顺利进行。

「就像我刚才说的,女人的阴蒂,跟男人的肉棒,是同源器官,甚至为了让你们活得更爽,不仅没有男性的泌尿功能而是完全特化的快感器官,甚至就连末梢神经数量也比男人多一倍。嘻嘻嘻!为了让你们之后口交时,能够警惕自己不会不小心咬疼主人犯下大错,所以特别设计这样的处罚方式,让你们在学习口交犯错时能够用『自己的身体』牢牢记住那种疼痛……」

舍监说着,把一个小对象递到我的手上,正是我刚才瞄到的那个小型圆环状金属物,不过这次我看得仔细,那个金属圆环的内缘是锯齿的构造,环的外缘也有个暗扣,可以控制环内锯齿的缩合程度,也能把套入环的物品夹住避免松脱,使得这个奇怪的圆环,有点像是被做成环状的鳄鱼嘴夹。

「现在,把这个环假想成你们的嘴巴;把环里面的锯齿假想成你们的牙齿。」舍监终于无情地下达命令:「把你们学姊的阴蒂假想成你们口舌奉仕的男人肉棒,用这个环用力『咬下去』吧。」

「哎?」听懂了舍监的意思,我跟其他姊妹们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舍监竟是要我把那个金属圆环夹在自己直属学姊最敏感的阴蒂上,虽然环内缘的锯齿不至于尖锐到会割破皮肤,但是光是被指甲刮到都会痛到忍不住哀嚎的阴蒂,如果被这样的牙齿咬住,说不定会活活痛死的……

比起我们的惊愕,学姊似乎早已预料到有这结果,所以虽然难掩内心的恐惧,但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岔开双腿反弓着身子撑起下体,说:「莉莉,别担心学姊,快照着舍监的话做,趁学姊的小肉豆还在肿胀的时候,否则缩小了不好夹了,反倒麻烦了。」

「呜……可是……」我还想犹豫,却意外瞄见舍监凶狠的眼神。

「你如果不知道该怎么做,就让你的其他室友们帮你各示范一次吧!原本你的学姊只要承担你咬到奶嘴的一次痛苦,变成要多承受四次,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喔!」

「咿──不要!!」听到舍监的威胁,我马上也服软妥协了,正如舍监所预料的,我就算如何不愿意执行,也不敢害学姊被加重处罚;而且舍监还很巧妙地,把其他姊妹牵涉进来之外,还说是「要为我示范」,这比起直接说成多罚几次更能让我感到罪恶愧疚。

所以,早就注定斗不过舍监的我,只得痛心地独自接受这项残酷的处罚学姊的任务,把那个圆环套进学姊的小肉豆上。

「呜……学姊,我要套进来了喔……」我颤抖地说着,学姊早已摆好姿势等着我了,但是她全身的颤抖,也分不出是因为刚才过酷的真空吸吮小肉豆的刺激影响,还是因为恐惧于接着的剧烈痛楚,不过这样的颤抖,让我难以把圆环套弄进小肉豆外,也更有心如针扎的痛苦。

圆环其实很小,加上学姊的小肉豆因为刚才吸吮了几分钟后充血肿胀了好几倍,所以要一次套进去并不容易,不过也正因为小肉豆肿胀的关系,使它整个从阴蒂包皮冒出头来,如果等到消肿了,缩回阴蒂包皮内,要套上去就更不可能了。

我也知道现在得抓准时间,否则小肉豆跑回去,搞不好又要用刚才的真空吸吮机器把它再次吸出来……做好心理准备后,我一手扶着学姊的屁股稳定,另一手缓缓把那个圆环往学姊的小肉豆移去。

「噫!」圆环都还没有套进去,只是圆环内缘的利齿稍微刮到小肉豆的顶端,学姊就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全身也剧烈一颤,让我又吓得缩回手,一切又得重新开始……

「莉莉……不用担心学姊……虽然很难受,但是学姊是安全的……这也不用感到自责,学姊们以前也同样这样……这只是用学姊的身体示范……不是真的处罚……」

实际上,那个圆环内缘的锯齿,并不会尖利到弄残学姊们的小肉豆,而这也确实是每位学姊都要先让自己的学妹知道咬伤主人会有什么严厉处罚的「模拟示范」,让我们内心留下烙印,但如果真的有女奴在训练过程咬伤助教,甚至未来咬伤主人的下体,所受到的惩处比现在的示范还要残酷百倍。

学姊的话,也让我稍微减轻了内心的恐慌与压力。再一次的心理准备下,我再次伸手把圆环套向学姊的小肉豆,而这次虽然我也同样手拙让锯齿划到学姊敏感的小肉豆,但是学姊也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哀号与剧颤,直到我慢慢让小肉豆的顶部完全穿过圆环中间的洞。

「噫!咿呀啊啊啊───」学姊从没有在我们面前发出如此大声的悲鸣,她全身剧烈的颤抖,原本往两边张开的双腿也像是捕蝇草般迅速夹紧……而我,不知道是在被学姊那声凄厉的尖叫时、还是她忽然的剧颤时、还是手被猛然夹紧的双腿拍击时……松开了手指,但是那个圆环已经从我的手指脱离,套在了学姊那敏感肿胀的小肉豆上了。

自己全身上下最敏感的部位被圆环内的锯齿无情地「咬」着,即使不是咬在我们自己身上,那种痛楚程度也彷佛能透过想象就传到我们身上,而学姊崩溃似地哀嚎、躁动着,下体疯狂扭动,双腿也一张一夹像是要把小肉豆那传来剧烈痛楚的源头弄掉,却无法如愿的绝望,也让这种光是想象就难以忍受的剧痛,完美地具象化呈现在我们眼前。

而且,这不只是痛而已,身为女性的快感器官,学姊的小肉豆除了传递那彷佛要被咬破皮渗出鲜血的苦痛之外,也传来几乎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讯号,又或者这两者感觉是无法分离的,这样的性刺激,如同吗啡般稍微「减缓」了大脑对小肉豆痛楚的感受,但是实际上却要处理更大的一波快感讯号,早先已经因为真空吸吮而濒临高潮爆发的临界点,虽然后来休息了一会也还没完全回复过来,再次感受到这难以忍耐的过苛刺激,大脑早已绷紧神经要应付剧痛,早已无法专注忍耐高潮的本能,终于在一次像是被电击般的快感脉冲下,大脑终于忍不住释出高潮的信号,学姊在这样的折磨下,竟达到了一波绝顶的高潮……

然后,梦梦学姊也停止了尖叫及躁动,像是断电的机器娃娃般停止一切动作。这样过酷的刺激与绝顶高潮让她在高潮之后就昏了过去,若不是偶尔间断地像是触电般抽搐着全身,以及她粗重不平稳的呼吸声,我们都担心学姊会不会就这样痛死过去……

幸好,梦梦学姊在刚才吸吮小肉豆时,没有让自己达到高潮,因为她知道,高潮后的小肉豆,其实会有一段「不应期」,而经过这一年的训练与改造,学姊们虽然可以做到在不应期时的性刺激,也能有较微弱的快感产生,但是对于痛觉仍然远比高潮之前还要有更强烈的感受度,如果自己高潮后才受到这样的折磨,恐怕就不会是在高潮下痛昏过去那么简单了……

……

(呜……学姊,快醒过来啊……)

梦梦学姊昏过去后,并没有被给予太多的休息时间,因为下一个退宿检查又已经在舍监的命令下即将开始了。

在学姊昏迷时,她小肉豆上的环已经被卸除下来,因为本来就只是为了要给我们做示范,而且舍监们也很确信,刚才学姊那震撼人心的示范,已经在我们脑海里留下烙印,想忘都忘不掉了。

而卸下圆环的小肉豆,仍然得不到喘息,就被其中一位舍监无情地践踏在鞋底磨蹭着,另一位舍监也同样一脚踩在学姊的一边乳房上,试图藉这种方式唤醒她。

没多久时间,学姊也因为身体的疼痛与不适,幽幽醒转过来。

「臭婊子,刚刚睡得很香甜嘛!都忘了自己的职责了,是不是要让你的幼奴替你完成剩下的退宿检查?」还一脚踩着学姊乳房的舍监,率先发现了学姊缓缓睁开的眼睛,原本踩在乳房的脚便往前伸到学姊面前,并一脚把学姊俏丽的脸庞整张踩在舍监肮脏的鞋底下。

「呜……贱奴梦梦知道错了,请舍监大人继续退宿检查……」刚醒转的梦梦学姊,在舍监如此践踏、蹂躏下,本来还有些恍惚,却也马上回过神来,赶紧开口说道。

「哼!宿舍内的物品也检查得差不多了,不过还差一个,你应该也知道是什么吧?」

「是……贱奴明白……」舍监把脚从梦梦学姊脸上移开,在我们都还一脸迷惘,不知道学姊又要怎么样被凌辱时,学姊也知道刚才被舍监这样践踏,其实是一个「暗示」。

果不其然,等到学姊起身,从原本躺倒在地的身子跪立了起来,舍监也用鞋尖踮指着学姊眼前的地板,简单说了句:「舔过一轮后让我检查。」

「呜……」在我们还没意识到舍监是要学姐舔哪里时,梦梦学姊稍一迟疑,已经将自己的上半身趴伏在地板上……不,是大约跟地板隔几公分的平行高度,并且用双手从两侧撑住地面稳住身子后,竟伸出舌头,开始努力地舔刮着我们日夜踩在脚下的地板。

「呜……学姊……」看到这一幕,我们其实没有太过于震惊与意外,甚至当学姊俯低身子挨近地板时,就隐约有意识到会这样,虽然梦梦学姊不曾在我们面前这样卑微舔舐着地板过,但是实际上当我们周日被安排给不同的其他学姊们照顾时,那些学姊也曾经不在意我们或她的直属学妹们在场而进行她们的舔净地板的工作,而且学姊在我们搬入宿舍的第一天就有提过,那么大的寝室空间,地板也是她稍早辛苦舔舐过舔干净的。

不过,虽然我们没有太过震惊,但是看到这一幕,内心升起了更多对学姊的心疼、不舍……以及担忧……

其他寝室的学姊们,都是利用周日可以留在宿舍陪伴直属学妹的时间,当着学妹的面清理的,这样虽然羞耻尴尬,也更让学妹们觉得自己的低贱,但是比起平日晚上几乎没有自由时间,还要顶着课业结束后的疲惫身躯进行这苦差事,学姊们都会选择在周日擦舐地板,自己身为人类的自尊,早已不重要了……

然而,梦梦学姐却因为之前制裁所受到的处罚,周日还得被送去顾客那边补偿对方。不但无法陪伴我们,更没有时间清理我们这间寝室的地板,也因此,我们寝室的地板,几乎这五周来都没有清过,虽然贴有木质地砖,但是上面也已经积蓄了不少灰尘,甚至有时光着屁股坐着都会感觉到满布尘土、「沙沙」的不舒服触感,只不过我们都不以为意,甚至不敢跟学姊反应,内心还有一些庆幸学姊不用像其他寝室的学姊那样有时间舔舐这么肮脏的地板。

会这样抱着侥幸苟且的心态,除了替自己减轻因为害学姊周日要去被顾客凌虐,所带给我们的愧疚感之外,也是因为我们不曾想过会有这样的「退宿检查」,也从没料到学姊会因为自己这样的「怠职」受到「报应」……

果然,当学姊抬起头来,伸长舌头让舍监检视时,虽然刚才只舔了其中一小片地砖,但是地砖上的灰尘全沾黏在舌头上,使得原本粉红鲜嫩的舌头,此刻竟然呈现一片灰黑色,光是这样看着,也能想象这一大片寝室地板究竟有多脏了。

「啧啧,真是脏啊!」舍监看到学姊的舌头,刻意发出充满鄙视、不屑的啧啧声,不过他的表情却是带有几分恶意与淫猥的邪恶笑容,他早就料到梦梦学姊舔过地板后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却仍刻意挖苦道:「跟着你这个肮脏不懂清洁的贱奴,你的直属学妹们还真可怜啊!」

「呜……贱奴知错了,请舍监大人惩罚肮脏的贱奴……」学姊低头说道。跟先前几次退宿检查后的处罚不同,这次确实是自己失职都没清洁寝室地板所造成的,所以对于这样的指控也更加刺进学姊的内心,尽管归根究柢这件事情仍然不该全怪罪于学姊……

「哼!若要让你现在把整个地板都舔过一遍才放你们退宿,恐怕你的学妹们也敢不上新宿舍的入住登记……这样吧!先把你学妹们鞋子上被踩脏的脏污、灰尘等等,全部清洁干净,我就先放你的学妹们自由,而你则留下来把地板舔干净后,再办理退宿。」舍监说完,后面又补上一句:「另外,作为处罚,我们不打算提供水给你,你要用『自己的水』清洗,该怎么做,你知道吧?」

「呜……是,贱奴明白了……」梦梦学姊理解了舍监的意思,屈辱地回答道。

虽说是用舌头舔地板清洁,但是实际上,为了避免学姊的舌头长期舔舐粗糙的地板,可能会造成损伤,所以如果清洁范围不大尚且无妨,但是如果像是整个寝室地板的大面积清洁,为了女奴的舌头质量,学校倒也不会无情地让她们在舌头干燥缺水的情况下这样舔过整个地板,而且如果单靠口水润滑,舔过的地板也常会黏答答的,赤脚走起来的感觉也不舒服,所以,女奴们在执行日常勤务清洗地板时,其实可以有一小盆水摆在旁边,让女奴们可以用舌头沾湿后,再用充分浸过水的舌头舔洗着地板。而舔过后沾在舌头上的脏污,为了避免咽入那些肮脏之物可能导致女奴生病,学校也不强迫女奴一定要把沾满舌头的灰尘全含进嘴里吞下去,而是可以用那一盆清水洗掉,顺便再次沾湿舌头进行下一轮舔舐。

换句话说,女奴们的舌头,其实就像是普通人擦地板时的海绵、抹布一样,负责的只是把干净的清水拂过整片地板,并且把地板上所有肮脏之物暂时吸附在舌头上,再用清水洗掉。如此既可锻炼女奴的舌技,加深她们对自己低贱程度的觉悟,也可以减少对女奴身体健康的影响。

……虽然,这样用舌头刮舔地面上的脏污再在清水盆搅动舌头把脏污洗掉,并无法百分之百地洗干净;而且有不少女奴似乎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损害到舌头上的味蕾,渐渐失去可以品尝到食物美味的味觉能力,不过对学校或是主人们来说,女奴是否具有味觉并非挑选女奴所考虑的重点,所以也就不以为意了……

不过,这次梦梦学姊要替我们清洁鞋子,却又不被供给清水,当我们还不明就里时,梦梦学姐就已经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她把身体渐渐往后躺,直到整个躺在地板上之后,再蜷起下半身,把膝盖往肚子靠,同时双手抓住两脚脚踝往外展开,使自己的私处朝向天花板,小穴口处充血的阴唇微微张开,使小穴若隐若现露出粉嫩的、刚才兴奋高潮后还没来得及干涸而湿漉漉的小穴肉壁。

「唔……」梦梦学姊对着仍不知所措的我们指示着,「待会,你们就轮流……一脚踩上来……学姊的骚屄……用鞋底用力磨蹭……让学姊骚屄分泌淫液……沾湿……等鞋底都是之后……再让学姊舔干净……」

提示:本小说不支持浏览器转码阅读,请退出阅读模式或转码阅读既可正常观看!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新书推荐:孽缘之借种武林启示录床道授业我的支书生涯宦妻背叛我为卿狂小涵的淫荡告白欲望中的颤抖厕所瞟春记
返回顶部